1. <code id="jiqyd"></code>

      1. <var id="jiqyd"><ol id="jiqyd"></ol></var>
      2. <output id="jiqyd"></output>
        <code id="jiqyd"><u id="jiqyd"></u></code>

        1. <code id="jiqyd"><ol id="jiqyd"></ol></code>

          阮殿文詩集《九十九夜》選

          作者:阮殿文 | 來源:中詩網 | 2019-08-02 12:19:47 | 閱讀: 次    

            導讀:這是阮殿文用了十八年時間創作的一部詩集,與他以往的作品不同,這部集子里的每一首詩都有著強大的精神背景和厚重的人文情懷。


          【內容簡介】
                  這是阮殿文用了十八年時間創作的一部詩集,與他以往的作品不同,這部集子里的每一首詩都有著強大的精神背景和厚重的人文情懷。作者把對現實中人與人性、事與事物的洞察、體驗與思考,與其所遵循的精神體系緊密結合,用哲理、思辨、抒情、潔凈、虔誠的語言,把人與萬物的關系,生與死的源流與歸宿、價值與意義,作了深刻、易懂的詮釋。集子里的每一首詩,作者都有一個傾訴對象和表現主題,而且這個對象是唯一的,也就是作者心目中創造、孕育了萬事萬物的“神”,使得這部詩集跳出了日常的詩歌表達,使詩歌回歸到了其應具有的神性。這也是這部詩集的與眾不同之處:既貼近了現實,又不失神性。正如著名詩人葉延濱序中所寫:“收入詩集中的作品,浸潤著濃厚的宗教情感,飽含深刻的哲思,凝結了詩人細致入微的生命體驗,展現了詩人對現實生活不同凡響的觀察和獨到的發現。詩人的虔誠與詩心的純真,讓這些詩篇閃爍著神性光彩和詩性溫暖。”
           
          獻 辭
           
          這一個又一個高貴的夜晚
          是你為我準備的
          也是我為你準備的
          就像你化育了我的同時
          我用生與死成全了你的萬能
           
          眾人睡去,完成晝與夜的更替
          眾神醒來,完成陰與陽的交接
          坐在前是天堂后是地獄的門檻上
          我半人半鬼,半仙半神
          即便我有一千張嘴把你贊美
          再有一千張嘴為自己說情
          也抵不過一位神的半個吁噓
           
          但我還是要從眾神的陰影中走出來
          以完成我的懺悔、求祈和贊美
          我不奢求繞到他們身后靠近你
          能夠站在他們眼前
          不被他們的陰影遮蔽
          已經是你播撒給我的莫大宏恩
           
          我無法把這一切寫在水上
          也無法把它們寫入櫻桃樹的根部
          天空之云更讓我無法企及
          我只能把它們寫在無人找魂的夜間
          雖然眾人已經睡去
          但還有黃毛狗為羊圈守門
          眾神雖然醒著,就我這樣一個
          剛從他們的陰影中走出來的人
          也不會引起祂們的嫉妒與排擠
           
          我知道,在眾神面前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幼稚
          在你清高的寶座面前更顯多余
          把你寫在水上
          其實你已在水中
          把你寫在櫻桃樹根部
          其實你已在櫻桃核和葉脈里
           
          我寫下懺悔,其實你早已饒恕
          我寫下求祈,其實你早已準承
          我寫下贊美,其實你早已回賜
           
          可我還是要完成本屬于我的功課
          這是我全美自身的唯一途徑
          你化育出我的靈魂又賦予我肉身
          就是想用世俗的肉身
          檢驗這顆靈魂的品質和純度
           
          磨難是一杯苦汁,我喝下了
          挫折是一條河,我蹚過了
          誤解與傷害是一群豹子,我趕跑了
          陌生的行路人饑渴,我請進了家門
          只會學舌的鸚鵡,我也敬道了色蘭
           
          因為你的造化與引領
          我才有幸享受白晝的繁華和斑斕
          眾神才能神游的午夜
          我也可以醒著
          既能與身體里最近的你對視
          又可以和遠在天邊的你隔空對白
          萬物默念你的尊名贊美你時
          我也有幸獲得了贊美
           
          死亡是警醒人的一根草繩
          你把它懸在我和萬物的頭頂
          便成了愛
          這一個又一個高貴的夜晚
          則是你用天堂之水洗過的凈尸床
          從今夜開始
          請讓我在起身之前
          每天躺在上面清洗一次
          直到眾神睡去,眾人醒來
          直到你的召喚最終來臨
          把躺過凈尸床后變得和善的我
          領進夜晚也被百草遮掩的墳墓
           
          我決絕地把善意的語言
          寫在通往你的路上
          我執意要把自己敬獻給你
          是因為,是因為
          在我成為胎兒之前
          你已把善意的語言寫進我的頭腦
          被你執掌的生與苦樂
          也通過你的恩典降臨于我
           
          仰望星空
          微光就要撕破黑夜
          晨曦將從群峰之巔傾瀉而下
          在枝葉間點染花冠
          凈身之后
          我也該出門了
          我知道,你給我的宏恩
          在苦樂相伴的路上
          一次沾滿塵土的遠行,以及
          遠行途中的一份贊念與善行
          勝過火爐前的一千次沐浴與舉意
           
           
          天使就是這樣走來走去
           
          在自己的花園里
          天使栽了很多花,養了很多魚
          他是孤獨的天使
          他不喜歡到外面去
          他喜歡在自己的花園里
          自由地走來走去 
          “再也沒有比思維更自由的生命!”
          ——這哪里是一句話啊!
          分明是一只在天空飛翔的鳥
          想必你已看見
          這只美麗的鳥,像是有意來世間散步
          走著走著就迷失在人類的心里 
          這只不知從天空何處落下來的鳥
          被天使養育在小小的心上
          天使每天把它一遍又一遍地念著
          ——不,好像是每個夜晚
          天使念著念著,天就亮了
          宇宙又明晃晃地掛在人類的屋檐 
          “我是人類中的精靈。
          我當像思維一樣自由地來去,
          我當像天鵝在遷徙中沉淀智慧,
          在孤獨與自由中雕琢思想……”
          天亮后的第一聲鳥鳴
          在天使的心中泉水一樣響起
          天使雙手托著云朵穿過花園
          花園里的葉子綠了
          花園里的花朵開了 
          是呀,還是嬰兒之初
          我就已經看見天使這樣走來走去
          我一直沒有說出來
          我一直把它藏在我身體的深處
          是因為——
          我擔心泄露了秘密,天使會抽身而去
          那時候,那時候—— 
          當眾人在夜晚甜美地睡去
          我空空的身子將飄浮不定
          虛空的宇宙里
          我會覓不到能夠棲息的樹枝 
          我已習慣天使這樣走來走去
          我已習慣天使心里每天的念白
          當你聽到她們的念白
          歡悅的你會愈加歡悅 
          ——其實你早已歡悅
          否則,我怎么會在頃刻間
          變得如此舒心和歡暢 
          我已沒有了當初的恐慌
          重又沉入天使的贊念
          像一只忘記回家的螞蟻
          我爬上伸向花園中的樹枝
          俯視天使歡樂的一生 
          花園里的每一次葉綠
          花園里的每一次花開
          你放心好啦
          我已刻在櫻桃的心上 
          我還觸摸到了魚兒的溫暖
          我還傾聽到了花朵的笑聲
          因為,天使的花園
          就筑在我被宇宙占據的心上
           
          天使走來走去的一邊
          是瓊漿玉液噴涌的池塘
          青蛙從一片荷葉跳到另一片荷葉
          蝴蝶從一朵荷花舞到另一朵荷花
          連平時口拙的蜻蜓
          也跟著蜜蜂
          在池岸的菜花間縱情歡唱
           
           
          憂傷怎么這么快就來到我的心上
           
          憂傷怎么這么快就來到我的心上
          幾秒鐘前
          我還是一滴初生的露水
          在晨光中閃著油綠的光芒
           
          是誰放牧這憂傷的鳥兒
          他疲倦了,睡去了
          就讓心愛的鳥兒跑到我心上嬉戲
          呵,任性的鳥兒
          它竟是這般的自由
          能夠抵達我不能抵達的居所
           
          你是全知的
          你知道我已經學會贊美
          你知道我還沒有學會詛咒
          可我竟抵不上一只新生的鳥兒
          它竟在我抵達你之前
          就抵達了我原本歡樂的內心
           
          放牧鳥兒的人會是誰呢
          他棲息的是怎樣的樹枝
          他和他的鳥兒
          是否就住在我的屋檐下
          否則,托著沉沉的憂傷
          它不會飛得比我還快
           
          是啊,就在幾秒鐘之前
          我的心坎上還是遍地金光
          一只蜜蜂還和我說著甜蜜的話
          而現在,天空沒有一絲烏云
          遍地的金光卻早已飄散 
          我喜歡鳥兒來到我的心上
          可它不該是一只憂傷的鳥兒
          歡樂的花朵鋪滿了大地
          它該為我采摘一朵
           
          多么可愛的鳥兒呀
          像是受了惡魔的驅使
          把牛羊詛咒的花朵
          采摘來放到我的心上
          罪惡的花朵
          在高處接住我的金光
          把陰冷留在我的心上
           
          呵,我看見了
          長得和我一模一樣的牧鳥人
          在用我的影子包裹魔鬼的身體
          他假裝疲倦地睡去
          以此掩蓋犯罪的事實
           
          他甚至睡到我的身上
          讓我錯誤地認為睡著的人就是我
          而那只鳥兒——
          它是用和我經常玩耍的
          歡樂之鳥的影子
          穿在魔鬼的奴仆身上
          讓我誤認為
          它就是你歡樂的化身
           
          “啪……啪啪……”
          因為幼稚的陰謀被戳穿
          這被惡魔唆使的鳥兒
          在我眨眼的瞬間消失了
           
          而此刻,因為你光明的引領
          那只無意中遠離我的歡樂之鳥
          重又飛回到了我寧靜的心上
          當我說完剛落下帷幕的這幕喜劇
           
          呵,快樂的鳥兒
          竟為我流下了憂傷的淚水
           
           
          大地在你的手中獲得平穩
           
          我是被你延長的時光
          鳥兒在天空銜著你的速度
          我在地上含著你的給養
          在我尋不到歡樂的痕跡時
          空氣在你的心中獲得均衡
          大地在你的手中獲得平穩
           
          裸露在裸露之中,隱藏在隱藏之外
          我用稚嫩的牙齒咬緊堅硬的言語
          在大雨過后藏匿于巖石之中
          卻愈加暴露在你的腳趾之下
           
          那些飛沙和走石,洪水與猛獸
          那些山塌和地陷,閃電與雷霆
          你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
          嬰兒的哭聲讓你動情
          父親的暴怒讓你傷心
           
          我站在眾人之外
          一個人咀嚼路上拾到的甘果
          你轉過身來
          重又把我放回眾人之中
          我捧著甘果的手
          又多了一些形狀各異的玩物
           
          我不該是受你喜悅的醒悟者
          我自傲、散漫而張狂
          嘴里含著你的給養
          心中卻想著你懲戒迷誤者的秘方
           
          而你始終沒有把我遺棄
          即便是我腳下沉睡的花蕾
          你也從高空為它灑下雨滴
          當眾人的言語化為歌聲在四處響起
          我和瘦弱的小我
          今夜沒有了孤寂
           
          是呀,在你無形的手中
          善惡無形,獎懲無形
          但我早已看見,大地
          總是在我尋不到歡樂的痕跡時
          在你的手中獲得平穩
          我含著的空氣
          也在你的手中獲得了均衡
           
           
          坐在巨大的孤獨里
           
          大雪覆蓋大地的冬天
          我是到你的審判臺簽到的
          唯一一名缺席者
          在這之前
          我坐在巨大的孤獨里
          用靜默的方式消逝一生 
          小小的大地
          只是你腳背上的一粒塵埃
          我的一生
          只是你手中微動的一瞬
          蟄居在遠離故鄉的隙縫里
          我于思考中壘筑孤獨的大廈
          巨大的孤獨只居住巨大的屋子
          是呀,這巨大的屋子
          已在我心靈的曠野莊嚴聳立 
          此刻,你的智慧撫摸我的身體
          大雪覆蓋大地的冬天
          我全身的溫暖來自你對我內心的親吻
          萬物被大雪覆蓋之前
          沒有誰能漫進你的門檻
          只有干凈的雪花
          進入你閃著金光的高高的屋檐 
          而我,仍將是你花園里的缺席者
          沒有人能替代你宣布我的到來
          除你之外,除你之外——
          沒有人知道我居住在孤獨之中
          是呀,沒有得到你的意欲和恩準
          我怎敢向世人宣布我的遠離與到來 
          只是,大雪覆蓋大地的冬天
          陽光照不到默念你的尊名的森林和飛鳥
          陽光照不到在巨大的孤獨中靠近你的我 
          你應該懲罰我的眼睛
          是它們看清不該看清的花朵
          你應該懲罰我的雙手
          是它們伸向不該伸向的果實
          你應該懲罰我的雙腳
          是它們抵達不該抵達的居所
          你應該懲罰我的心靈
          是它仇恨本可饒恕的罪惡
          噢,還有那在夜晚闖入我內心的欲念
          是它貪戀本不屬于我的松林 
          坐在巨大的孤獨里
          我心靈的曠野遍布林叢
          人類的目光照不見的深處
          螞蟻們用挖掘河堤的耐心
          挖掘我精心構筑的大廈
          不知你把我的寬容
          種植在宇宙的某處
          不知你把我的心眼
          引向哪一顆星辰開啟
           
          是呀,我渴望你賜予我火把
          在滋生一切的大地上
          該留下的要留下,該燒毀的要燒毀
          就像面對生命時
          你把該誕生的誕生,該收回的收回
           
          責任編輯: 馬文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神马电影我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