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jiqyd"></code>

      1. <var id="jiqyd"><ol id="jiqyd"></ol></var>
      2. <output id="jiqyd"></output>
        <code id="jiqyd"><u id="jiqyd"></u></code>

        1. <code id="jiqyd"><ol id="jiqyd"></ol></code>

          冰虹詩歌中的女性獨立意識

          ——冰虹組詩《隨著清風回歸》讀后

          作者:王艷紅 | 來源:中詩網 | 2019-07-19 | 閱讀: 次    

            導讀:正是立足于個人心態和對生命獨特的理解和感悟,冰虹的詩歌產生出與眾不同的人生和世界。詩人以清麗流暢的筆法伴以激揚的熱情,在恬靜的氛圍中構建“田園”的框架,以自然之景中的內在意蘊去映襯內心潛藏的詩情,由此彰顯詩歌的意蘊,探尋豐厚的人生哲思意蘊。

           
            
           
            著名詩人冰虹,在時間指針的推移下默默地用筆耕耘,實踐著她用詩歌記錄愛情之多彩,謳歌生命之多姿的諾言。
            冰虹的組詩《隨著清風回歸》(原載《人民文學》)包括七首作品,在描寫愛情和展示生活時,勾畫了獨特而豐富的田園風光,構筑了一條意象潺湲的河流,如浪花、大海、火焰、星光等等。其獨特之處在于既超脫于描寫傳統愛情的詩歌又有別于以陶淵明、王維為代表的傳統山水田園詩,而是將思想觸覺突破了愛情詩歌中素來表現追求個性獨立的主題,在瑣細中尋找靈感,以清新雅致的詞句,通過對傳統山水田園詩的借鑒和化用,構筑田園世界與文人精神家園的內在聯系,以此來展示具有獨立意識的當代女性之體驗和思考。
            冰虹在她的詩歌中,特別重視對愛的宣示、以自然和日常生活為契機,試圖為那些在這個物欲困擾詩心,金幣在豎琴上彈拔雜音的年代中苦苦掙扎的人們尋找一種慰藉,一個心靈的歸屬,讓不知何處為家的心找到停靠的港灣。在她這里,愛不僅僅是一個語詞,一種情感,而是人關照自我的入口,返回家園的憑證,傳遞力量的媒介。正是對“愛”獨特的理解和闡釋,使得它區別于傳統愛情詩。傳統愛情是描寫處于不平等社會中女性之愛情,為了追求愛情而義無反顧。直至朦朧詩的主將舒婷出現,她在1977年的《致橡樹》中宣示了女性在追求愛情時應保持獨立的人格個性。詩歌以新奇瑰麗的意象、恰當貼切的比喻表達了詩人心中理想的愛情觀。詩人不愿要附庸的愛情,不愿作趨炎附勢的凌霄花,依附在橡樹的高枝上而沾沾自喜。詩人也不愿要奉獻施舍的愛情,不愿作整日為綠陰鳴唱的小鳥,不愿作一廂情愿的泉源,不愿作盲目支撐橡樹的高大山峰。詩人不愿在這樣的愛情中迷失自己。并點明主旨,愛情需要以人格平等、個性獨立、互相尊重傾慕、彼此情投意合為基礎。舒婷的愛情詩雖然突破了傳統愛情中女性在追求愛情時喪失了獨立人格,但是依舊未掙脫出與女性自身密切相關的小世界,尤其是對愛情的探討。這是因為幾千年不平等的社會現實,女性在社會中一直處于附庸地位,連人身自由、人格尊嚴、平等等最基本的權利都沒有,更不用提追求獨立人格,追求愛情,至于關心社會、關注人生更是無從談起。而冰虹筆下的“自我”生成于獲得獨立意識的當代女性真切的體驗和思考。在物欲橫流、一切都納入市場中來衡量的時代,人們在現實生活中疲于奔命,失去了心靈的歸屬,無處為家,而冰虹的詩歌正是著眼于此,把愛情詩與田園世界巧妙地融合在一切,讓詩歌具有更為深厚的人生真理內涵,揭示當代人的所處的人生困境,試圖探討當代人所處的人生困境,嘗試著尋找一個解決的途徑。
            正是立足于個人心態和對生命獨特的理解和感悟,冰虹的詩歌產生出與眾不同的人生和世界。詩人以清麗流暢的筆法伴以激揚的熱情,在恬靜的氛圍中構建“田園”的框架,以自然之景中的內在意蘊去映襯內心潛藏的詩情,由此彰顯詩歌的意蘊,探尋豐厚的人生哲思意蘊。這在《梯子延伸著》、《顏色》、《那個神秘的黃昏》等多部作品中皆有體現,如《梯子延伸著》中,“醒來,在詩歌遞到手中的大世界里∕采摘虹霓,建造高度,讓每一個意象∕每個詩句都蔥蔥郁郁∕抬起頭來,矚目高處的高處∕就看到了你:幽深、空靈、淡遠的存在∕你不僅僅是星辰,星座,星漢,星空∕你通體發亮,亮得”, 詩人以“蔥蔥郁郁”、“虹霓”、“空靈”、“幽深”、“空靈”、“淡遠”等詞語本身的活躍增加了人生歡快的內涵,不僅增加了詩歌表層的語言韻律之美,而且一個個物象與詩意人生親密相連,以言在此意在彼的語詞來搭建“田園”的框架,“田園物象”成為一個個意象,由此來增加詩歌意義的內在張力。又如《那個神秘的黃昏》中“那個神秘的黃昏,仿佛∕陳年老酒的醇香,氤氤氳氳∕半藏半露的夕陽娉娉婷婷∕醉了腳步,也醉了芳心”和《顏色》中“在恍惚的霧中∕在未知的深處∕像陰影下流動的清澈水波∕像鳳凰花開屏在夜色”。這種“神秘”既不在“氤氤氳氳”也不在“恍惚的霧中”,更不是因“陰影”的存在,而是在于這個特殊的時代——消費時代,一切似乎都納入商品邏輯中進行考量,就連自然現象也因此變得“神秘”,而此時的“田園景象”已經與傳統的田園詩截然不同,不再是像詩人們那樣以山水田園為審美對象,把細膩的筆鋒投向靜謐遼闊的田野和山林,創造出了一種田園牧歌式的生活,借以發泄對現實的不滿,對寧靜悠閑生活的向往。冰虹此舉并不是為了指斥當下,而是希望通過揭示這種現象為在紛繁復雜的社會中疲于奔命的人們提供一個休憩心靈的場所,正如在《梯子延伸著》中詩人所描繪的“星辰”、“星座”、“星漢”、“星空”一樣,在詩人眼中它們已經不只是一個個簡單的意象,而是詩人心靈的歸屬,是一個擱置美好與愛的所在,是一個精神的休憩的家園。“讓我們仰望星空,性靈無限飛升”,此時的“星空”也如前所述已不再是一個單純的意象而成為詩人心系之所。
            在這個物欲困擾詩心,金幣在豎琴上彈拔雜音的年代,冰虹的詩歌是以其秀麗之筆,雋永之辭,描摹生活的現狀,刻寫感受來自生活的氣息和韻律,構筑田園世界與文人精神的家園,以此來展示具有獨立意識的當代女性之體驗和思考。
            冰虹,中華文化促進會會員,中國作協會員,中國音樂學會會員,山東省青年詩人協會理事,濟寧市作協副主席,曲阜師范大學文學院研究生導師,曲阜師范大學瑯嬛詩社名譽社長。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神马电影我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