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jiqyd"></code>

      1. <var id="jiqyd"><ol id="jiqyd"></ol></var>
      2. <output id="jiqyd"></output>
        <code id="jiqyd"><u id="jiqyd"></u></code>

        1. <code id="jiqyd"><ol id="jiqyd"></ol></code>

          我的家鄉大片土地在消失

          作者:施浩 | 來源:中詩網 | 2019-07-02 | 閱讀: 次    

            導讀:施浩,出生于江西九江,現居深圳。上世紀90年代開始詩歌創作,江西省作家協會會員。著有詩集《音樂之旅》,作品《敦煌》曾獲江西谷雨文學獎,曾在《人民文學》《詩刊》《詩潮》《詩歌報月刊》《星星詩刊》等文學刊物發表大量詩歌,主編《世紀末中國當代詩選》《中國當代最新詩潮》等。現任深圳市電子裝備產業協會會長、深圳市智能裝備產業協會常務副會長,系《深圳詩歌》主編。


          高鐵穿越繁華的都市進入邃道
          將我帶進連綿起伏的群山深處
          仿佛在時光?道里
          奔跑
          但我清楚地知道
          前方不遠處就是我的家鄉
          那里離工業漸遠
          那里連高樓的幻影都未存有過

          這時
          我腦海浮現出過去年代家鄉?象
          連綿的村莊
          梟梟的煙火
          溪流中奔跑的泉水
          與崎嶇山路兩旁的繁花纏綿
          那些造地神分割的田地
          錯落有致
          那一塊塊石頭疊成的小橋
          穿過小河,
          跳躍在
          農田和村子之間
          在這些
          群山環抱之中
          我的家鄉,
          婉如一幅農耕文明的油畫

          我猜想,神農氏時期許多美麗的傳說和風景曾經在這里閃灼游離

          那些奶牛拉著一群小牛犢幸福地伴隨著年輕嬸子們天賴般山歌聲縈繞盤旋在藍天下

          田野里收割后       
          金色廣場中間的
          稻草人
          山岡上的小女孩
          簡單的愛情故事

          后來我知道
          那時嬸子們唱的山歌
          被從這里走出的音樂人
          改編成了現在的流行曲
          只是音樂人和歌手不再
          回來。

          那時鄉情純樸。
          愛情簡單。
          那時相親一對男女 
          便相濡以沫。
          變成現在娛樂節目金婚達人

          時過境遷

          我的村莊被城市和工業文明
          吞噬
          許多人背離了土地和莊稼
          歲月的變遷
          正如生物鏈一樣
          既是交叉
          又要替代
          既是科學論。
          又必然回歸殘酷的現實生活
          我曾經努力地想在這里駐扎
          但是時鐘無法逆轉
          早晨升起的是曙光
          晚霞燦爛必將西沉
          我們只能憑借記憶
          或者泛黃的舊照片
          親近這片斷垣殘壁
          的村落

          鳥語啾啾依然清晰
          梨花颯颯恰似傾訴
          許多情景如舊
          但是無人相依
          更無家禽相聞
          青山綠水依舊
          只是少了人煙
          少了四季農耕
          少了歡樂農家

          我的家鄉
          風俗難以流傳
          我的家鄉
          民情難以延續

          我的家鄉大片土地在消失
          仿佛經歷了幾個世紀
          看不見村落的影子
          斷墻上茂密地繁衍無名的草木
          變成了偶遇家鄉掠影者的成果

          我的家鄉大片土地在消失
          田野上再沒有莊稼的景象
          所有的田間地頭
          被無名的植物侵占
          沒有豐收后金色的廣場
          沒有廣場上歡樂的魚群
          沒有牽系童年夢想的各種果樹
          繁花盛開時已顯得那么零亂而
          失去芬芳
          鳥語無序鳴唱曠世悲壯的斷章
          當年到處可以棲身的溫暖巢穴
          已無影無蹤













          我們即便生活繁華的都市
          我們即便擁有美好的愛情
          我們故鄉大片荒蕪的景象
          瞬間覆蓋了所有美好記憶

          我們的家鄉大片土地
          已經
          消失

          昨天我們父輩還手捧一坯泥土
          站在地頭向著太陽深深地鞠?
          今天我們背著行囊離開了世代
          相衍的土地開始朝拜工業文明
          我們少年時信誓旦旦立下壯志
          用知識改變家鄉貧困落后面貌

          十年過去了
          十年又過去了
          我們的村莊在歲月
          苦雨里煮了不過一代人

          父親從地頭勞疾而終
          母親久久地站在村口
          頷首翹望遠方的兒女
          兩代人在鄉村與城市
          兩端 。用親情來計算
          過去未來之間的距離

          鴻雁跌落低谷
          思念疊斷成灰
          田園日漸消瘦
          炊煙遠遠散盡
          墻籬慢慢倒塌
          村莊稀稀沒落
          ……
          ……
            施浩,出生于江西九江,現居深圳。上世紀90年代開始詩歌創作,江西省作家協會會員。著有詩集《音樂之旅》,作品《敦煌》曾獲江西谷雨文學獎,曾在《人民文學》《詩刊》《詩潮》《詩歌報月刊》《星星詩刊》等文學刊物發表大量詩歌,主編《世紀末中國當代詩選》《中國當代最新詩潮》等。現任深圳市電子裝備產業協會會長、深圳市智能裝備產業協會常務副會長,系《深圳詩歌》主編。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上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 我的家鄉大片土地在消

            施浩,出生于江西九江,現居深圳。上世紀90年代開始詩歌創作,江西省作家協會會員。
          • 日常生活(組詩)

            彭戈,本名彭易貴,籍貫江西九江,江西作協會員。任過教師、媒體記者、編輯。主編、
          • 磐安,一生動容

            著名詩人、詩評家孫思最新詩作。?孫思,曾用名慕姐,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上海文藝評
          • 楊克的詩英文新譯八首

            楊克是當代漢語詩人中一以貫之具有個人化歷史想象力和求真意志的詩人,其城市詩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神马电影我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