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jiqyd"></code>

      1. <var id="jiqyd"><ol id="jiqyd"></ol></var>
      2. <output id="jiqyd"></output>
        <code id="jiqyd"><u id="jiqyd"></u></code>

        1. <code id="jiqyd"><ol id="jiqyd"></ol></code>

          張生麗|張國領:有愛就有詩篇

          作者:張生麗 | 來源:中詩網 | 2019-08-05 | 閱讀: 次    

            導讀:從一個戰士詩人成長為著名軍旅作家的三十年中,張國領有幸趕上了祖國天翻地覆的變化,在這些變化中,他以親情為主調的歌聲,在不知不覺中也有了宏大主旋律的變化,他更多的用歌聲來關注大的事件,把自己的歌聲與國家的重大變化做了鏈接......從回望《村姑》到《仰望神舟》,詩人從質樸的農耕時代,跨越到信息化時代中來,不變的是歌唱的形式,常變的是歌的內容。不論歌唱的聲音高低,唱的都是戰士的情懷,這情懷包括戰士的愛、執著、堅強、不屈、忠誠。他的情是真摯的,他的愛是不含雜念的。

            
            案頭放著的是河南許昌籍軍旅詩人、武警大校張國領的詩集《和平的歡歌》。
            這本詩集,一共收錄了詩人1986年至2009年間創作的25首詩歌,或長或短,或低吟或高唱,篇篇讀來,都是關于愛的抒情詠嘆。
            這種愛,不是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兒女情長,那或許是婉約派的佳作,但決不是一個軍人的情感寄托。從詩人心間流露于筆端的愛意深情,是家國大愛的無私,是山河博愛的寬闊,是軍旅摯愛的豪放,是赤子純愛的訴說。
            正如他在代后序中寫到的那樣,“別人不止一次問我,為何要唱?我卻從來不這樣問我自己,因為我是歌者,為祖國而歌唱的歌者,歌唱是我的職責,歌唱是我的使命。”
            自從1978年踏歌改革開放的序曲,高中畢業應征入伍的張國領,在一個雨雪霏霏的冬日,脫下身上那襲農家子弟的粗布衣,換上嶄新厚實的綠軍裝,在鄉親們敲鑼打鼓歡送下,南下奔赴安徽軍營。
            起初每天站哨的他,在那個潮濕、陰冷的哨所里,被枯燥、單調、艱苦的生活重復得激情全無。但冬去春來,小草吐出了嫩綠,一天在上哨途中,年輕的戰士不經意間看到路邊一朵小花開了。
           
            淡紫色的花朵,花瓣很小,不留心就容易被人忽視。這讓他欣喜不已,趕緊俯下身去,把鼻尖對準小小的花瓣,想嗅出她的芳香,可他嗅到的只是泥土的氣息。但他看到了花瓣上閃耀著的晶瑩的亮光,從這亮光里,他讀到了一篇春天用花朵寫給冬天的檄文。
            那個時候的他,雖然還日復一日地在哨位上扛槍站崗,命運還沒有給予他拿起筆寫作的機會,但天性里的至真至善和對美的敏感,已經引領他眺望詩歌的遠方。對未來的夢想和憧憬,令他心潮澎湃,他想用戰士的青春激情,抒寫出對軍營生活的熱愛。
            張國領注定是詩人。這是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著名作家、詩人何建明先生對他最中肯的評論。
            當那一朵小花給他巨大感染的時候,他或許還不自覺,那正是他天性中的詩心,在蘇醒、萌發。
            告別小花走向哨位的他,感覺自己那天站哨注意力特別集中,他把花的美麗與哨兵職責連在一起思考,頓時感到肩頭的責任重了許多。
            那天晚上他寫了一首詩,幾天后那首詩在《合肥晚報》上發表了,排長讓他這個“戰士詩人”帶著全排人,去看了那朵曾被大家視而不見的小花,讓每個戰友對哨位和祖國有了新的認識。
            作為一名有著41年兵齡的老兵,張國領經歷了三次裁軍、兩次轉隸、五次換裝,從一名新兵成長為大校警官,從高中畢業后入伍的戰士,成長為一名出版過300多萬字個人文集的著名作家。從安徽調到河南、從河南調入北京,因工作需要他換過許多崗位,但他說無論自己走到哪里,那朵小花始終開在他的心中,讓他的人生充滿詩意。
            德國詩人荷爾德林有一句名言:“人充滿勞績,但還詩意地棲息在大地上。”軍旅生涯是艱辛的,張國領用忠誠履行著軍人的職責,又用激情昂揚的心靈,謳歌著軍人的崇高使命,始終詩意飽滿地堅守在軍營。
            心中充滿了詩意,看待一切事物的目光和以前便大不相同了。詩人在代后序里寫到:“比如再站哨時,我能從哨所的冷清中讀出都市的繁華,從鋼槍的冷峻中想象出楊柳的婀娜,從夜晚的冷寞中品味出萬家團圓的溫馨……人生在世,面對繁雜紛紜的生活,誰都會遇到苦惱和傷心的事,面對艱巨的工作任務,誰都會遇到過失或失意的時候,但無論面對什么樣的不如意,灰心喪氣都不應是軍人的選擇。像那朵小花用她的鮮艷和芬芳昭示的,大或者小的花瓣,都是春天的宣言,濃或者淡的芳菲,都是生命的奉獻,高或者低的職位,只要生命之花綻放過就無愧于這個世界。”
            詩人青年時代的詩作,洋溢著清新蓬勃的朝氣和純情,26歲那年,他寫成了《村姑》這樣的清新之作。
            第一次讀的時候,我以為他歌唱的對象是自己的戀人,寫得深情委婉,愛意綿綿,但第二次讀,我發現這個村姑是一個幻化的形象,就像曹植《洛神賦》的洛神,不是實指某一個人,而是詩人心目中的理想的化身。
            讀著讀著我明白了,村姑就是詩人的家鄉,她是詩人永遠的眷戀,千年之后依然最美的、永遠青春、永不老去的姑娘。
            王小波說:“一個人只擁有此生是不夠的,他還應該擁有詩意的世界。”現實生活中,無論承受怎樣的辛勞奔波,忍耐日復一日的枯燥,遵守嚴格的紀律約束和職業限制,人都不能缺失一個精神的家園。
            《村姑》一詩,就是張國領在入伍后遠離故鄉、思念父母、守望家園的軍旅生涯中,寫給生養他的小山村的熾熱情書。
            在詩中,詩人依然還時當年那個放牛娃,而村莊則幻化為秀美溫柔的村姑。《村姑》是他的現實愛戀,《村姑》也是詩人的精神家園。
            人人都渴望一個靜謐、安寧、富足的家園,但這家園,需要千千萬萬個軍人的奉獻和犧牲來守護。“戰士是為和平/而存在的,所以/每一條巡邏的小路上/我都把黑夜踩成黎明/我都把寒冬化作春天/離開故鄉之后我走了/太多太多的路,有的/開滿了鮮花,有的/充滿著死亡的危險/但無論走在什么樣的路上/我的心中都盛開著/你那樸素的笑臉/我不知道何時才能/回到我們美麗的山村/可我知道即使我走到/天涯海角,你一定/時刻守在我的身邊......”
            正如他在代后記《我愿是您的歡樂》中寫的那樣,“是誰讓我這樣夜鶯一般日夜不停地歌唱?我會大聲告訴他。是愛,是生命對生活的愛,是兒子對母親的愛,是小草對大地的愛,是鳥兒對天空的愛。”
            于是,他為抗擊非典中的白衣戰士寫下了長詩《圣潔的顏色》、《眾志成城》、《你就是太陽》等美好詩篇。在為盧溝橋寫下的《血太陽》里,“四百八十九頭獅子啊/烈鬃如焰/熾目如炬”,生動地刻畫出對侵略者的仇恨。《蹈火者》中那些大興安嶺撲救火災的戰友,為了對國土森林的熱愛,可以視死如歸,用年輕的生命,為祖國的土地添一抹青翠新綠。
            1998的長江洪災,張國領作為軍營記者,親赴搶險救災第一線,和陣地上的武警官兵同吃同住同奮戰,在完成本職工作之余,他用激情和心血又譜寫了一曲《浪濤祭》。“我以戰士的名義/我以幾萬萬鄉親的名義/宣讀中國史書上/那濃墨未干/那濃墨不干的一頁/用信念,用忠勇,用精神/在1998年夏季/寫下的傳世檄文/浪--濤--祭......
            獻給長征路上犧牲的先烈們的《永遠的紅箭頭》里,這一段是最為精彩的敘述和描寫,既充滿了革命樂觀主義豪情和氣概,又處處閃現詩人卓越的藝術才華,時而低沉、時而激越的詩情,像飛天的長袖善舞,像曹娥的繞梁不絕,像屈子愛國憂民的低吟徘徊。“瀘定橋上吊著的/那十三根黑色的鐵鎖/誰都知道它僅僅是鐵鎖/可有人就是想讓鐵鎖變成絞索/勒住紅軍的脖子/絆住一雙雙前進的腳步/他們將自己陰暗的心理/寄希望于幾根寒冷的索鏈/但他們無法想到/拆除了橋板的鐵索/在一瞬間就化作了一根根琴弦/放過牛種過地的/粗糙的大手,就那么/隨心所欲地幾次彈撥/就有高山流水般的音符/飛出,飛越了半個多世紀/今天仍以超強的魅力/讓聽到它的人就向往著/走近瀘定橋頭/與鐵索做一次近距離的攀談”。
            張國領詩歌的形式上,既有明顯借鑒馬雅可夫斯基的風格,又不失獨特的個性色彩。比如采訪一位戰斗在抗擊“非典”一線的、年僅21歲的部隊女護士后,詩人含淚寫下的《你就是太陽》這首長詩中,多次采用階梯狀的分段,來表現對病毒兇猛的不屈,對戰友犧牲的悲痛,對抗擊非典戰役必勝的信心和被白衣天使舍己救人、大愛無私精神的感動。
            詩人的歌聲中,有娓娓的抒情,有義憤的譴責,有欣喜的贊頌,更不缺哲理的思辨。
            藝術形式和哲思內涵結合最完美的一首,當推寫給京杭大運河的《千年奔涌》。“河還在延伸/是今天對昨天的延伸/水還在奔流/是今天向未來的奔流/因為歷史永遠不會停頓/中華民族的夢想/早已超越了帝王的窠臼......”
            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帝王的榮耀抵不過民眾的福祉和民族的昌盛。讀完之后,令人蕩氣回腸、久久思索,吟詠聲停,卻余音繞梁。
            這本詩集中,最出彩的一篇,也是給詩人帶來最多榮譽獎項的,當推長詩《血色和平》。1999年5月8日,以美國為首的北約,悍然發射數枚精確制導導彈,炸毀我駐南聯盟大使館,造成我大使館人員3人死亡20余人受傷,引起世界輿論嘩然。很多國人憤慨之后也就漸漸遺忘了,鍵盤俠們發泄完怒火后也就紛紛做罷了,但身為軍人又是詩人的張國領,卻徹夜難眠,西方有一句名言叫“憤怒出詩人”,那么當詩人憤怒時,則一定是雷霆萬鈞、氣貫長虹,他連夜揮毫,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讓眾多讀者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愛國情懷和赤膽忠心,他把自己的憤怒和譴責,化成近四千行的長詩,將這一國難,銘刻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現任中國作協副主席的何建明先生,當時對這首長詩給予了高度的評價,在長詩的序言中他寫道:“這才幾天的事,試問一下還有幾個人沒淡忘美國人是怎么炸我們駐南聯盟大使館的?其實我也是把這樣的國恥忘得差不多的人之一。而讀完張國領的長詩《血色和平》我才猛然驚醒:駐南聯盟大使館被炸事件怎么也不能忘,那是國恥。在提醒我們國民一樣最重要的事件,那就是和平是血色的,大家要警惕啊!”
            《血色和平》先后斬獲武警文藝獎一等獎、解放軍文藝新作品獎一等獎、國家七部委聯合評選的“中國人口文化獎”金獎等榮譽。也就是在《血色和平》這部長詩出版后的第二年,在何建明先生的介紹下,張國領加入了中國作家協會。
            愛是詩人追求的出發點和歸宿,愛是詩人創作的動力之源,他愛故鄉,那個豫中大地上,千年窯火熊熊燃燒、生生不息的瓷都古鎮神垕,他愛家人鄉親,他愛軍營戰友,他愛祖國人民,因此,他要滿懷豪情地唱英雄、唱真情、唱祖國、唱自己。
            從一個戰士詩人成長為著名軍旅作家的三十年中,張國領有幸趕上了祖國天翻地覆的變化,在這些變化中,他以親情為主調的歌聲,在不知不覺中也有了宏大主旋律的變化,他更多的用歌聲來關注大的事件,把自己的歌聲與國家的重大變化做了鏈接。為此,他為澳門回歸寫下了《母親,請叫我一聲乳名》,為世紀偉人鄧小平寫下了《春天的懷念》、《永遠的陽光》,為胡錦濤在延安同老區人民一道過大年寫下了《春天的祝福》,為新中國成立六十周年寫下了《致祖國》,為奧運會寫下了《激情點燃中國》,為載人飛船的升空寫下了《仰望神舟》......
            從回望《村姑》到《仰望神舟》,詩人從質樸的農耕時代,跨越到信息化時代中來,不變的是歌唱的形式,常變的是歌的內容,正如他講的那樣,如果說還有沒變的,那就是戰士之心沒變。不論歌唱的聲音高低,唱的都是戰士的情懷,這情懷包括戰士的愛、執著、堅強、不屈、忠誠。他的情是真摯的,他的愛是不含雜念的。
            今我來歸,楊柳依依。在詩人即將度過六十甲子的這個年輪,在祖國即將迎來七十華誕的收獲季節,他又煥發出驚人的創作激情,以蓬勃昂揚的寫作狀態,筆耕不輟,佳作頻仍。
            這是一個創造奇跡的時代,也是一個見證成果的年代,他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執著之愛,2018年又出版了新著散文集《柴扉集》,新作《柴扉別集》也正在創作中,2019年,他還寫就了“軍裝系列”散文《我的軍裝故事》。
            《毛詩序》說:“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于中而形于言”。詩人是用心歌唱的,所以他的詩句特別打動人心,有穿透時空阻隔的恒久藝術魅力,或許若干年之后的中華民族子子孫孫們,正是從詩人的詩行中,再一次追憶改革開放的激蕩浪潮,再一次認識長征豐碑的卓絕雄偉,就像如今的我們,從唐詩宋詞中窺探盛唐繁華、萬千氣象、民生百態、京華煙云。
            張國領:當代軍旅作家、詩人,現居北京。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北京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理事,北京豐臺區作家協會副主席,曾任文學期刊《橄欖綠》主編、《中國武警》主編。出版有散文集《男兵女兵》《和平的守望》《和平的斷想》,詩集《綠色的誘惑》《血色和平》《銘記》《千年之后你依然最美》《和平的歡歌》等13部,報告文學集《高地英雄》等2部,《張國領文集》十一卷。作品曾獲“冰心散文獎”,“解放軍文藝新作品獎”一等獎、“戰士文藝獎”一等獎、“中國人口文化獎”金獎、“群星獎”銀獎、《人民日報》文藝作品二等獎、 “河南十佳詩人”等多個獎項。作品被收入《軍事文學年選》《我最喜愛的散文》《中學生課外精讀》等三十多種選本。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上一篇:王鳳英:長煙引素道旖旎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神马电影我不卡